十五号豆子

【山花】生日快乐是什么?!

*无差

*ooc预警

*不知道在写什么


漫步在比利时的街头,蓝天白云下的哥特式建筑让人不免产生逼仄的压迫感。魏大勋趁着拍摄间隙,松一口气拿出手机刷刷微博。
熟悉的开屏背后,就看见五光十色、张灯结彩的喜庆场面,满眼都是着高饱和度的精美画作和触人心弦的诚意庆贺视频。
他倒没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
那个家伙好几个星期之前就和工作室商量着怎么回馈粉丝呢。
魏大勋点开一个视频,视频里白敬亭神采飞扬地介绍着自己新买的鞋,他看着觉得可爱,这个人仿佛透过锅盖头咕噜咕噜冒着傻气。魏大勋用手指轻轻点着屏幕,在阳光下笑得睁不开眼。
“祝你们生日快乐,我爱你们!”
熟悉的声音突然通过扬声器飘在空气中,空气中混着人群的吵闹声,机械的碰撞声,还有“铃铃”的车铃声。但他听得真切,一瞬间仿佛走马灯似的,脑子里的时钟又拨回了4月11号。

在一片整齐轻快的生日快乐歌旋律下,魏大勋听见混在其中低沉坚定却有些断断续续的歌声。唱歌的人好像有些害羞,仿佛说出的是什么让人脸红心跳的情话。魏大勋借着一晃一晃的烛光,循着声源,仔仔细细地瞧着对面的白敬亭。微黄的烛光将他笼罩在一片温暖的光晕里。白敬亭眼里的温柔牵起涟漪,顺着眼角流淌出来。他认认真真地唱着祝福,眼神偶尔飘乎,但这烛光又晃得让魏大勋看不真切,他好像在看自己,又好像只是在研究蛋糕的味道。不过他这番虔诚却又踌躇的样子像极了被临时推上台要求给心爱的姑娘献歌一曲的纯情少年。
“他好像永远那么温柔”,魏大勋暗自想着。前辈、同事们都夸赞他谦逊有礼、虚心好学。他很聪明,是个通透真实的明白人。但他面对我的时候似乎不常常是这样。

还记得早上在化妆间碰面时候的场景。
“你怎么在这儿?”白敬亭似乎真是不知道为何魏大勋会在这儿。
但紧接着下一句话马上就暴露了什么。
“我可没给你准备礼物啊。”白敬亭看似漫不经心,随便化妆师怎么摆弄自己,眼睛却一扫一扫地掠过镜子里魏大勋的脸,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端倪来。
“人来就好了,准备什么礼物啊。大忙人百忙之中能抽空来陪我过生日我已经很荣幸了。”魏大勋走上前一把揽过白敬亭,点了个头示意化妆师待会儿再来。
“诶,别胡说啊,我是为了录节目顺便陪你过生日的,可不是专程赶来的。”
“得了吧,咋还不好意思了呢。不过我说,你真没给我准备生日礼物啊,哥哥伤心了啊。”
白敬亭半推半就地扒拉着围住他肩膀的手,嘴角不自觉地往上扬,嘴里却说着,“啊呀你怎么那么多话,礼物晚上不就知道了。”

可他好像还是没有告诉我礼物是什么,魏大勋闭眼许愿的时候脑子里浮现出白敬亭认真唱歌的模样,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笑了,却听见周围的起哄声。“大勋这是想到谁了啊笑得那么开心。”
魏大勋暗自肺腑:“许愿的时候笑不是很正常吗,你们谁哭丧着脸许愿的吗?”只是他看不见他刚才的笑容有多荡漾,像是冬眠醒来偷到了最甜的蜂蜜的小熊。
晚上酒宴散了之后,魏大勋借着要礼物的名义把白敬亭拉到自己房间,他开了几瓶红酒,想着白敬亭要是不说也可以趁他喝醉逼问出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在意白敬亭的礼物。其实每年的生日都差不多,粉丝们、朋友们或掐着点,或礼貌性发来一些祝贺,也会送来许许多多的礼物。笑着回应大家的好意之后自己也只把这一天当作普普通通的一天来过,但今年好像有那么点儿不同。
魏大勋正摊开自己的情绪,寻找着到底哪里不同。白敬亭却一转眼不知怎么的就喝多了,只有白敬亭自己知道,他一晚上都犹豫着能不能说出口的话,话到嘴边却只好灌自己一杯红酒。
魏大勋叹了口气,正起身准备扶他回房间,白敬亭突然拉住他的手,红扑扑的脸颊往外冒着热气,嘴里含糊地说着什么。魏大勋听见自己的名字,于是凑上去听。带着葡萄酒甜意的“生日快乐”和似有似无的热气一齐扑在了魏大勋的耳边。魏大勋好像也上了头,烧得耳朵通红。他回握住白敬亭的手,非要在白敬亭脸上看出点不同来。
到底......是什么不同了呢......
白敬亭似乎还有未说出口的话,但魏大勋在没参透这特殊气氛之后也只能慌乱地先将这罪魁祸首带离自己身边。
4月微凉的天气带来一阵风,风儿溜进窗户撩拨着窗边风铃。
“铃铃。”
清脆的声音陪伴着床上翻来覆去疑惑的人类。

“铃铃。”耳边还一直盘旋着这个声音。魏大勋摇了摇头,恍惚地抬头看,在人群的惊呼声中急忙躲开了骑着单车失控地向自己冲撞而来的小男孩。
“啊,刚才听到了啥来着?”
“生日快乐?生日快乐之后似乎还有一句什么......”
他再次点开那个视频,当白敬亭笑盈盈地说出生日快乐时,魏大勋想起拦着他飞快说完生日快乐的白敬亭,想起不合时宜蹦哒在他微博下一遍遍重复生日快乐的白敬亭,想起那个夜晚带着甜意的白敬亭......
视频里的白敬亭蹦出“我爱你们”,魏大勋的心似乎也蹦出来什么。

原来,生日快乐的下一句,是我爱你吗。

魏大勋怔怔地看着远方漂浮的云,清醒过后扯着嘴角低头苦笑。
是啊,他很聪明,傲气又独立,可他在我面前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他会小心翼翼地说着生日快乐,也只敢光明正大地说这一句生日快乐。
魏大勋现在只想缩短地球的距离,早点回到他身边。
他会一把搂过白敬亭的肩膀,带他去喜欢的火锅店。在咕噜咕噜的气泡声中,透过升起的热气,看着白敬亭熟悉的笑脸,听他讲不怎么幽默的冷笑话。也时刻接着他冷不防冒出来的“生日快乐”。
他会回一句:“嗯,我也爱你。”
然后趁着发呆的白敬亭,喂他一口蘸着麻酱的嫩牛肉。

这世间有人簇拥盛大和欢闹,也有人酒散人离后面目全非。
而白敬亭和魏大勋将会是彼此往后生活的波澜起伏,是日后的泪水与欢笑,其中那些许不同的滋味,自然是旁人无法知晓的。